卖瓜米×村花菊

也是以前在群里发过的,我为什么总写这么沙雕的脑洞?!


全篇只是为了振聋发聩的那句话而存在……


哟哟,切克闹,动次打次动次打次——竹板这么一响别的咱不讲,就讲讲咱村头卖瓜郎。他身高八尺长,他头顶呆毛晃,他胸前狗牌叮当响。四肢发达像猛犸,头脑简单如智障。唉,可惜了他家那位美娇娘……


要说这卖瓜人名曰穷死,人如其名,家里穷得叮当响,只有祖传的一亩三分瓜田,每年靠那一季的收成勉强糊口。当然了,村里穷人多,他本来也不算奇葩,怪就怪在这小子天生命犯桃花,虽然一穷二白,但却娶了个身娇貌美的媳妇。

他媳妇姓本田,单名为菊,一听就不是本村人——没错,据村头专业八卦使者伊犁沙白婶打毛线唠嗑时不小心...

HGR小段子(改自孔乙己)

顺便把以前在群里发过的小段子也搬过来。

(渣米是群里的爱称哈,主要是我带的头)

        渣米一到会场,所有开会的人便都看着他笑,有人叫道,“穷死,你头上又绿了!”他不回答,对旁座的人说,“再买点我的国债”。他们又故意的高声嚷道,“你一定又伤媳妇的心了!”渣米睁大眼睛说,“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……”“什么清白,我前天亲眼见你媳妇挽着一个粗眉毛男人的手,那男人比你帅,还比你绅士!”渣米便涨红了脸,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,分辩道,“挽手不能算偷情……挽手!……表哥和弟妹的事,能算偷情么?”接连便是难懂的话,什么...

他的国(片段之二)[透菊+米菊]

各位,我这个变态又来了,因为无论如何,也想码出透菊+米菊(新组合的诞生?)的白学论文啊!

为防止两边不太了解的小伙伴们疑惑,简单介绍下名字:

降谷零(本名)=安室透(化名)

日本=本田菊

美国=阿尔弗雷德·F·琼斯


都是小片段,前文戳http://shinkone.lofter.com/post/1dd36bc2_12c9f6c63或者点合集


“公安警察?”菊疑惑地望向身边人“零君的话,还以为会去做赛车手或者拳击手一类的职业呢。”

“哈?我要去做那些职业干什么,我学所有的东西都是为了多一项保护你的技能罢了。”

果然又是那种近似无穷大的保护欲吗...

他的国(片段)

最近被降谷零×本田菊的脑洞沸腾得食不知味夜不能寐,所以连夜码的这个片段。

其实在我的预想中,这是个超复杂的长篇,但是笔力有限(读作懒),就先放这个片段吧。

说起来,M22有个场景我觉得很有意味啊!就是安室看到朝阳那一幕。为什么他对朝阳有如此强烈的反应和欣赏欲?因为朝阳象征着他的恋人——日之本初的意味啊!!(这不是cp脑!这是官方的暗示啊!!)

“我不过生日。”降谷微微撅起嘴,浑然不觉这个动作对于一个22岁的大男人来说有多孩子气。

菊不由掩唇笑起来,十年了,怎么眼前人好像就是长不大呢。

“可是,今年的生日可不一般啊,首先,几个月后就是大学卒业式,提前恭喜~”

降谷淡淡地“...

© 葵瓜子 | Powered by LOFTER